25
十一月

《天下雜誌》中國霍格華茲 大玩自主學習的魔法

還記得電影《哈利波特》裡面的霍格華茲學院魔法學校嗎? 北京大學附屬中學開創全中國唯一的學院和書院制,開放學生自己排課、跑班。

每天早晨七點,在滿天瀰漫的霧霾裡,北大附中的學生穿過不到五十公尺的馬路,三三兩兩地走進校門。有人表演特技似地,從單車上一躍而下,沿著狹窄的人行道,牽著腳踏車走進校園。

當上課鐘響起,穿著便服的高中生,總習慣性地拿起手機或平板,查看課表和教室。

每間教室外都寫著特定幾個老師的上課時間。台灣習慣掛在教室外的「幾年幾班」班級牌,也消失蹤影。在這裡,每個人的課表,完全不同。

四學院、三中心 課程任選

因為每個學生,都可以從課程架構中的四個學院系統、以及三個活動中心裡面選課,分別是以國家必修課程為主的「行知學院」;強調深入學習與跨學科的「元培學院」;以批判及人文思惟為主的「博雅學院」;加上以出國申請為導向的「道爾頓學院」。

還有「視覺與表演藝術中心」、「運動與健康教育中心」以及「信息與通用技術中心」,各式各樣的課程就從這七個機構開始發展。

同為北大附中高二學生的劉舒泓和李龍韵,對同一天的課程安排大相逕庭。

劉舒泓喜歡理科,為自己排滿了生物科技、化學和物理等榮譽課程。

外向活潑的李龍韵,排了四堂籃球課,更在自習課時亂入演唱技巧課,隨興地飆起高音。

「有人說,北大附中像是大學。我只說,我希望它不要像小學,」北大附中校長王錚,在每次演講都再三強調。他認為,每個階段的教育制度都要有所差異,高中是學生走向成熟與獨立的轉捩點,不該侷限在千篇一律的課程裡。

七大書院 學生自治組織

於是,打破傳統行政班級的高一、高二跑班制度成形。每個老師都是學生的班主任,也是學科老師。怎麼跑班、怎麼選課,也成為北大附中的特色之一。

沒了同一個班級的經驗共享,北大附中首創全國唯一的書院制,讓學生有歸屬感。

北大附中的書院,是學生自治的組織,也有一脈相承的文化。七個書院代表不同的文化與特色,有的是學霸,有的是運動,每個書院有自己的圖案跟顏色象徵,形成校園不同風景。

書院領導者要在議事會上報告財政預算與執行狀況之外,每個書院要自己打造活動室。學校每年提供兩萬人民幣給各個書院,讓學生自己設計籌劃,安排各項活動。

電影《哈利波特》裡各學院間舉行的魁地奇比賽(巫術世界中的球賽運動),北大附中的各個書院之間也有,只是魁地奇換成了籃球和舞蹈,凝聚書院內部的認同。

北大附中生物老師于璇分析,書院制可以訓練每個學生做選擇的能力,並學會人際互動與自我組織的能力。

每個高一新生收到錄取通知時,就必須開始思考,自己要加入哪個書院,每個學生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。

選課像賭博 想要就梭哈

事實上,要真的選到自己想要的課,還不那麼容易。在大學,選課通常比速度,先搶先贏。但高中必須確保每個學生都選得到課。

因此,北大附中每個學生手上都有一百點的點數,可以任意押注在自己想選的課程上,有的學生甚至押上了一百點,只為了選上自己想要的課。

選課系統則依點數多寡作為志願排序,加上老師評估每個人上傳的修課理由,形成最後的選課結果。

「老師建設課程,學生選擇課程,老師跟學生不再是依附關係,甚至形成課程的市場存在,」王錚顯得特別有自信。這樣,學生才會看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,實現真正的主體性。

為了建置更完整的課程體系,二○一四年北大附中成立了課程委員會,從上到下一條龍建置課程。

課委會主任李冬梅就身負重任,「我每天都在找老師吵架啊!」長髮飄逸、和藹的李冬梅,笑得特別大聲。

說是吵架,其實李冬梅每週至少要開六次會,聯繫各學科的教師,溝通各科想要傳達的最終價值與核心素養,再往下討論該「如何」落實這些素養與價值到課堂,如何發展思惟方式,引導學生解決問題。

李冬梅舉資訊課為例,訊息意識是最主要的價值,要對訊息敏感,要知道怎麼用這些技術解決問題。

了解價值之後,不管學的是動畫或程式設計,她讓每個學生一定要用每堂學到的技巧去完成一個專案。兩節課裡,學生要思考手上的工具可以解決什麼問題,並想辦法去解決。

北大附中的課程規劃,不再歸屬於教師個人,而是滿足學生的需求。

「學校給的是我們想要的自由,卻不是雜亂無章的放縱,」美術教室裡,四、五張桌椅凌亂擺著,各式的美術作品堆疊,新民書院學生孫一楠,穿著自己設計的服裝。她正創作一個立體細胞的藝術作品,一層一層地將手工的細胞緊緊地用外殼包覆。

北大附中的學生,也許不像霍格華茲的學生那樣擁有魔杖,可以任意施展魔法,但他們帶著不放縱的自由與創新能量,不用飛天掃帚或魔杖,仍可以恣意地奔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做自己想做的事 盈虧自負

每天營業一小時的學生咖啡屋

從北大附中大門走向教學樓,面向教學樓左側有一間引人注目的咖啡店。

淺色系木地板,天氣好的話,陽光可以透過整片落地窗斜斜灑進來。推開門,是濃濃咖啡香與川流不息的人潮,還不乏外籍教師上門捧場。

門上註明的營業時間是,中午11:40到下午1:10。

營業一個多小時的咖啡廳?

這是北大附中約20位學生共同經營的咖啡屋,從裝潢到設計,進貨談價錢、器材設備等營運,都由學生一手包辦。學校只提供場地跟草創時期的社團經費,剩下的完全由學生自負盈虧。

賺了錢也不收進口袋裡,經營咖啡廳的學生和朗喬公益社團合作成立公益基金,賺的錢直接用來做公益。

目前,高二的劉子昂是店裡的咖啡師,正俐落地準備熱拿鐵。他說,這間咖啡屋的分工就跟校外的咖啡廳一樣,有咖啡師、學徒、服務生,還有財務,每週有一到兩天的中午輪值換班。「挺喜歡這種方式的,做自己想做的事,」劉子昂打著奶泡,露出笑容。

每天維持短暫一個中午的咖啡香,在北大附中的校園裡漫開來,在下著綿綿細雨的秋冬之際,暖手,也暖心。(程晏鈴)

轉載自《天下雜誌

Leave a Reply